B轮及以后融资占比创四年来新高

  本周,丁香园CEO李天天写的《丁香园从哈尔滨到杭州的故事》引发网络热议。当年他来到杭州,感受到杭州政府满满的诚意,最终选择将公司从哈尔滨搬到杭州。

  这番回忆也触动了很多到杭州来创业的人,他们和央媒一起给杭州送上了一个大大的赞。其实,正是因为他们的到来,杭州得以在这轮创业创新浪潮下交出一份又一份好成绩。

  站在“过去”与“未来”的十字路口,创业平台微链昨天发布一份创业报告,盘点了过去一年杭州创投圈子的实况。根据微链统计,2017年杭州创业项目年增长率高达12.23%,再次位居全国第一。

  根据公开融资事件统计,诞生于杭州的创业项目去年一年共吸金311亿人民币,融资额超1亿规模的共有40起,占比达16.53%。

  其中,口碑网、菜鸟网络、大搜车、曹操专车、淘票票等5家公司分别获得了11亿美元、53亿人民币、5.15亿美元、15亿人民币、13.33亿人民币的大额投资,堪称去年的“最大赢家”。

  众多创业领域中,最受欢迎的依然是企业服务、电子商务、金融与文娱体育,它们获投项目数之和占到了全年融资项目总数的61.57%,比2016年的55.8%又上了一个台阶。

  众所周知,2016年创业圈进入资本寒冬,这股寒流直接影响了去年的创业融资市场。不过,这也给稳扎稳打的优质公司提供了更多机会。直接的结果是,去年一年杭州B轮及B轮以后融资的数量占总数的比重达到了近四年新高的22%,比2016年的14%足足提升了8个百分点。

  作为创业热土,无数创业公司在杭州孕育、出生、成长、壮大。资金、人才、政策、氛围等要素营造了一个绝佳的商业环境,也随之诞生了一大批独角兽创业公司。

  基于微链平台项目库,根据企业的公开资料,以单笔融资额超1亿人民币为筛选标准,杭州目前已经聚集了89家估值超过10亿元的创业公司。最近完成大额融资的是手机到家维修平台闪修侠,B轮融资达到1亿元,由经纬中国和同创伟业共同领投。闪修侠也成为前两年疯狂的O2O上门服务里,为数不多有盈利并且估值突破10亿的公司。

  杭州的“杭州思维”

  记者观察

  先来说一家杭州创业公司:开迅科技。这是一家早在2012年就成立的公司,但即使在圈子里,了解它的人也不多。直到数天之前,谷歌宣布投资它旗下的触手TV,大家才突然意识到,原来这么红的直播平台就诞生在杭州。

  类似的事也发生在一家名为如涵电商的创业公司身上,他们一手打造了网红女神张大奕,但当资本把目光瞄向他们时,他们已经完成了B轮、C轮融资。

  “为什么杭州的这些公司都那么妖?”这是不少北京、上海投资人抛给微链联合创始人周侃奇的问题。他们觉得“妖”,因为这些公司在成立后的大部分时间都默默无闻,却能够“一举成名天下知”。

  当然,对于大的投资机构来说,就算自己错过了这些公司的天使轮和A轮,也会抓紧时间补课,积极参与到新一轮融资。这也是为什么从2015年开始,以IDG为首的创投公司纷纷在杭州设立办事处,甚至有知名投资人想举家搬到杭州,以便更深入地融入杭州创业圈,去了解优秀的创业者,捕捉天使轮的机会。

  对于杭州创业公司为什么“妖”,周侃奇做过一些分析。他觉得核心是这些公司高层比较踏实,把大部分时间放到业务而不是宣传上。这点和浙商群体形成的“务实”精神一脉相承。

  在资本寒冬来临后,许多资本转变了投资风格,从之前的广撒网到精选有一定规模、形成一定收入、能够长跑的项目。在这种趋势下,杭州大批务实的创业项目反倒有了更多机会。

  其实,从“妖”这个形容就能看出,这些创投大佬对错失开迅科技、如涵等创业公司的遗憾,以及背后的好奇。

  16年前,杭州就做过一件让外人看来挺“妖”的事。那年10月,杭州西湖不再收取门票,所有到杭州的游客都能免费欣赏西湖美景。那时,西湖每年仅景点门票收入就超过2000万元。

  放弃2000万元的结果是,此后10年,杭州旅游的总收入增长了3.7倍,达到千亿元。去年5月,《人民日报》把西湖免费的故事和杭州信息产业进入快车道的成绩单放到了一起,并表示杭州经济高速发展首先得益于独到的“杭州思维”。

  那么,究竟什么是“杭州思维”?用很多网友的话来说,西湖免费这一举措放到现在就是典型的互联网思维——降低门槛,吸引足够多的用户,再通过不断创新和大数据的运用,提升用户参与感和用户体验。

  就像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所说,互联网对于杭州城市的变化,杭州创业创新环境的变化不言而喻,“我相信未来仍然是互联网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