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李先生正在与黑车司机讨价还价

  “有没有小伙伴明晚在公司附近住宿的?再熬两晚就熬出头了。”

  9月13日凌晨1点,滴滴暂停深夜服务的第5天,陈杰终于无法忍受“打车难”,便在微信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信息。

  短短几分钟,这条信息就收获了不少同事的点赞。

  陈杰是一名程序员,经常加班到深夜。这几天,他感受到等待出租车的煎熬。“虽然原先用网约车,也需要排队等待,但我好歹还能知道前面还有多少人,可现在我不知道同一时间有多少人在街口、路边和我竞争,甚至不知道多久才能等来一辆空车。”

  9月3日,滴滴宣布,在9月8日暂停提供深夜23:00-5:00时间段的出租车、快车、优步、优享、拼车、专车、豪 华车服务。随后,“打车难”现象在全国范围上演,“黑车”卷土重来。

  本周,记者在杭州多地采访发现,“黑车”加价明显,8公里多的路,原本高峰时期出租车仅需30多元,现在被抬价到了150元。而开这些“黑车”的,不乏一些原本滴滴平台的司机。

  “滴滴的这一做法是在倒逼社会,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滴滴在出行领域的垄断地位造成的。”评论员方扬帆认为。


  滴滴停运导致杭州多地深夜打车难

  有程序员等待一小时无果不得不走路回家

  滴滴暂停深夜运营,让杭州主城区多地陷入“打车难”。

  陈杰是一名程序员,工作地位于杭州城西未来科技城。经常加班的他,已经对深夜下班习以为常。“滴滴开始暂停夜间运营的头两天,恰逢周末,对我倒是影响不大,但到了上班日,麻烦就来了。”陈杰说,当天加完班站在公司楼下,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能打上出租车。

  不仅仅是城西,身在又一个互联网企业集聚地带——滨江的加班族,同样遇到了深夜打车难的情况。程序员孙振斌所在的公司离家大约两公里距离,以往选择骑共享单车回家的他发现,这几天下班后,一车难求。“共享单车的需求量一下子增加了,稍微晚一些,就无车可借。”

  除了加班族,不少游客也对这两天杭州深夜打车难挺有体会。9月12日,也就是滴滴深夜停运的第4天。凌晨1点,在保俶路的皇后酒吧门前,不少三三两两围成一起的人站在路旁等出租车。从温州来杭州旅游的范成轩就是其中一位。范成轩说,自己和朋友刚从酒吧出来,在路边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虽然有一些出租车经过,但这条街上打车的人实在太多,明明看到出租车打着绿灯过来,还没到跟前,就被人‘截胡’了。”他说。

  不远处的云鼎会所门口,李先生一行三人也刚结束一场应酬,出门准备打车回家,但在经过几轮的“抢夺后”他们还是没能成功坐上出租车,三个醉酒后的人相互搀扶着,有些不知所措。


  打车难导致“黑车”重返并抬价

  8公里多的路前一天开价100元第二天就涨至150元

  滴滴深夜停运,回家突然变成艰难又昂贵。这些乘客,最终如何回家?

  面对难以等到的出租车,陈杰选择了步行回家。从未来科技城回到天目西路的庭院深深的家中,5公里路程,他足足走了40分钟。

  孙振斌的体力明显不如陈杰,在衡量了两公里的回家路程后,他还是选择了公司楼下的电动三轮车,收费却比出租车还要贵。“两公里多的距离,回家一趟要价超过40元。”

  但如果遇上路程较远的情况,更多人不得不多捣腾一些时间,选择间隔时间较长的夜班公交。9月12日接近午夜,记者在杭州火车东站看到,当天最后一列由北京开往杭州的动车进站后,一些从附近兜转而来的出租车便开始冲着从车站里出来的人喊着:“打车!打车!”当记者以乘客身份提出要坐车去8公里之外的汽车南站时,司机说:“不打表,80元。”与记者一样的是,不少嫌打车贵的人最终拿着行李,选择踏上间隔时间较长的夜班公交。

  也有一些乘客被迫选择停在附近的“黑车”,即使价格是平时的好几倍。云鼎会所门口的李先生一行三人就是如此,他们最终选择了一辆浙A牌照的蓝色轿车。车子的前挡风玻璃旁摆着一个绿色的灯牌,上面写着“代驾”字样。司机对路边的人自称“是出租车”,在得知李先生一行的目的地为8公里多外的皇冠酒店后,司机报价150元。据司机透露,同样的路程,前一天只需要100元,涨价就是因为“打车太难”,无奈之下,李先生一行只能付钱上车走人。


  平台深夜暂停运营,可滴滴司机却未闲着

  随机调查发现80%女性拒坐深夜“黑车”

  虽然滴滴平台暂停了深夜的接单,但不少滴滴司机并没有安坐在家中。在望江东路的银乐迪门前,老李正一边抽着烟一边等待从KTV里出来的人们。“这个点很难打车的,你们要去哪里,我带你们去。”老李对着身边不断向满载出租车挥手的人说。

  老李说:“我白天是开滴滴快车的,这几天平台停止了深夜的运营,我闲在家里也没事,所以就出来了。我开价也不高,和白天开滴滴的收费相当。一个晚上大概能接五六单,不用交给平台手续费,赚的还能多一点。”老李透露,他们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司机,这几天晚上都会互相分享什么地方等车的乘客较多,这样就不容易跑空。“我们和黑车不一样,不会漫天要价,也不敢坐在车里问别人要不要打车,我只想能和以前一样,把夜间的收益赚到就够了。”

  本周,记者在黄龙路、保俶路、南山路和望江东路等地的KTV和酒吧门前采访了20位市民,这些市民年龄集中在20岁至40岁之间,男女各自一半。其中女性有8人拒绝乘坐黑车,占比达80%,男性则有3人拒绝乘坐黑车。

  “我对那些车一点都不了解,既不知道司机的电话,也不知道司机的过往,更不知道他们的评分,而且这些车连路径都没有,我实在不敢坐。”市民周婷婷对滴滴出行有些“怀念”。


  滴滴单方面停运涉嫌违反规定

  杭州运管表示:无论何种原因背景,均会严厉打击非法营运

  如果按照滴滴出行发布的公告来说,为期一周的滴滴深夜停运即将结束,但这场停运却给不少人带来了不便和反思。面对不少人表露出的对滴滴深夜运营的怀念,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东对外表示,无论从安全保障角度来说,滴滴的这种做法都让人觉得莫名其妙。从某种程度说,这也反映出了滴滴对自己安全的不自信。

  此外,根据2016年11月1日开始实施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一条的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暂停或者终止运营的应该提前30日向服务所在地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书面报告,说明有关情况,通告提供服务的车辆所有人和驾驶员,并向社会公告。”对照这一条例,滴滴单方面停运其实涉嫌违反规定。

  杭州市运输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不管什么原因和背景,严厉打击非法营运及出租车严重违法行为都是运管部门应该做的和强调的。“目前全市各严管区和严管点都根据实际情况调整了工作部署。如火车东站、萧山机场、城站火车站等运管所都将巡查时间延长至夜间0点。上城区将以湖滨沿线为重点针对出租车违法违规及非法营运开展突击整治。”该负责人说。

  评论员方扬帆表示,本次滴滴的深夜停运,虽然滴滴官方解释为整改,其实可以看做是滴滴的变相示威。他说:“滴滴在出行领域具有一定的垄断地位,深夜停运后,大量的打车需求无法得到满足,致使黑车横行。这样的停运做法,明显不负责任。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滴滴发展至今已经承担了部分公共责任,的确在解决交通出行方面起到了推进作用。”

  方扬帆认为,滴滴深夜服务即将重新上线,但上线并不意味着民众对其的认可。“滴滴只有进一步改善自身安全出行技术,才能让用户感到安全。”另外,有专门研究商业伦理的大学教授认为:滴滴的此次深夜暂停运营,到底是负责任,还是任性,我个人是存疑的。这不免令人怀疑,滴滴此举带有更多的营销成分,但是作为一个企业更应该重视他们的产品安全和质量问题,而不是博眼球博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