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东”之殇的来龙去脉及机遇

2021-05-05 08:26:42|来源:杭州房叔
摘要|

  | PART 1 | 

  笔者月中去已经晋升为热盘的申花“荟品天语城”(天荟)现场摸排选房因素,在入口碰到个住玉泉的老大爷,向我问路去售楼处,开口杭州话,于是我也自然地杭州话回他,大概我这个年纪的小杭州太难碰到,于是投缘地和我攀谈起来;

  问起他要花至少750多万还很难摇中,有没有别的意向,随口说起来不是滨江、良渚就是未来科技城,拱墅的晶晖里也去试过;

  我:大伯,昨天重新划区,下城没了,城东变上城的嘞,这里噶贵的,你考不考虑去看看啦?

  大伯:啊?哪个城东?庆春、景芳还有新房子的啊?

  我:没,笕桥、丁桥、九堡,德胜的北边边,火车站再过去。

  大伯:啊?那边是啥个城东啦,开飞机搞批发的地方唉,原来都是个种“鸡里佝偻”(形容各种不平不顺不舒服)的农村工厂仓库,好买房子给芽儿去住的啊?!

  我:个它会变的呀,会发展呀,现在大杭州了,你看萧山亚运会开起来不是变得毛好了啊。

  大伯:那边就是开奥运会啊没用的,我和我们老伙计说起我孙子结婚住那里要被说去那开飞机的。

  我:......

  | PART 2 | 

  笔者无意“黑”城东,只是借这段对话说起“城东”之殇,以及2021开始的变局,掰开了揉碎了讲。

  “城东一直被城西人黑”。说起地产,仿佛是杭州城的老印象了,好多新杭州人来这儿不明就里,买了城东的房子觉得自己委屈,也加入了深讨大军,跟风笔战,论坛上那叫一个精彩;

  但,这里其实有“鸡同鸭讲”的误区——

  首先,两边说的城东不是一个概念,此城东非彼“城东”,现在的城东是老城区到下沙之间都可以算作城东,以原先江干为主体的部分;

  而老杭州人是有文化地理观念的,即“古杭州城的东南西北”;

  贴沙河是杭州的东城界,吴山到望江门是杭州的南城界,北边艮山门外,最多到拱宸桥,西边到黄龙,直到1981年杭州城持续了千年都是这样“三面云山一面城”的格局;

  于是,现在的文教区、古荡、翠苑等等这些区域叫城西,望江门以南,南星桥、近江这些区域叫城南,城北这个说法不常用,杭州人喜欢用沿着运河的朝晖、香积寺、拱宸桥、和睦这些社区或是古称指代;

  城东呢?自然是贴沙河庆春门以东,“庆春门外粪担儿”,庆春、景芳、华家池、采荷、新塘直到运河都算城东大概的区域,过了三堡船闸就是盲区,知道有个彭埠、有个笕桥机场,基本没了,都开船开飞机了你说是不是在城边上?!

  当然类似的,今天的滨江、蒋村、西溪、三墩、之江,都是城郊的镇,或者观念上说“出城”了,杭州话变调了甚至萧山话余杭话出现了,对杭州人来说,三墩、勾庄、塘栖、彭埠是一样的,只是距离远近。

  然而,随着城市的发展,这些地方慢慢被拉进了主城,杭州人的居住也不断往外扩展,这张1995年绘制的杭州现状图说明了这点,拱北、城南、下沙工厂密布,杭州城坐落在西湖和运河两大世界物质文化遗产之间;

  因此,“鸡同鸭讲”的矛盾形成了,老杭州和城西人其实没有黑城东,庆春、华家池当然不差,真相是文化地理观念里,过了运河的东边根本就不算“城东”,即长睦、笕桥、丁桥、城东新城、江河汇、钱江新城二期,九堡、艮北这些区域,和三墩、滨江、留下一视同仁,就是“出城很远、远城郊、乡下”;

  不明就里地以大套小自称城东,那庆春、采荷的老城东自然不舒服,但就像勾庄自称城西翠苑阿姨也会心里咯噔一下,这是城乡差异的普遍小市民意识,这也是城市进程中必然的过程,哪个方向都有,不光东边一家;

  | PART 3 | 

  而这种状况的转变直到1996-2001杭州先后并入滨江,设立萧山余杭为区;

  引用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官方原话:“杭州的城市布局发展方向调整为以主城为基础,沿跨江、沿江两条轴线,向东、向南发展,严格控制向西发展。布局形态,从现状的旧城为核心的团块状布局,转变为以钱塘江为轴心,跨江、沿江多核组团式布局,组团之间保留必要的绿色空间,形成“一个主城、两个副城(下沙、滨江)、六个旅游区(西湖、灵山、之江、西溪、龙坞、江南)”的布局形态。”

  如图所示,甚至千禧年的20年规划,运河以东直到下沙,南到钱塘江北到半山压根就是作为生态带,甚至规划都没确定城市次干道和土地性质,一整片归为农田,甚至滨江都画了一大半了,这里什么都没有,所以不能责怪杭州人的老印象;

  没有明确也就算了,偏偏城南拥江发展了,城西赶上了西溪湿地和未来科技城,良渚还证实了五千年,城北大运河又申遗了;

  总规里原先明确的江南、下沙、临平三个副城中心,只有江南起来了,另外俩愣是被未科和良渚两个组团中心抢去了风头,一日千里,原本是主城和两个副城沟通的必经之路,重要纽带随着副城的式微“逆水行舟”,自然“不进则退”。

  一个老机场、大片农田、工厂,总规上没体现,控规上地都是一片一片出,城市设计和住区规划这两个层面缺位;

  配套如医、校、商、产就没和住配合好,要住住一片没个公园,要商全挤在一起,产业发展上东边两个副中心被城西盖过去了,只能建建火车站、长途汽车站,下沙还有大学城,临平有上塘河还有老余杭区政府,城东有什么?

  | PART 4 | 

  听笔者说完上面三段,城东读者一定很气又很感慨,稍安勿躁,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自有机遇;

  其一,自然是行政分区,上城区的光环至少能保证钱江新城二期、九堡、艮北、江河汇这些临江近江的板块和望江,南星桥,钱江新城这些老城南界面拉平,落实“拥江发展”的百年大计;

  其二,土地供应,老三区基本阵亡,滨江守着三江汇,拱墅只剩不到10%,最新的土地出让,绕城里的基本就剩城东和萧山两家。首次集中卖地难改供需状态,下半年新增哪些新盘?| 房叔说No.191

  其三,相对着比较,城东比不上城西,难道和临安、老余杭、萧山南、富阳还不能胜出么?1、3、4、6、9、18号线都在城东有站点,地铁时代,距离为王,城市界面可以随着发展逐渐改善的,跟城区离得近、交通便利、限价又因起步晚偏低了,这对新杭州人和刚需来说难道不是好事么?!

  其四,城东有一个城西没有的优势,去年刚出《杭州市综合交通专项规划(2021-2035年)》(草案)已经可以窥见长三角一体化的雄心了,在城际交通这一层,城东站点明显更密集;

  城东承接“苏州、宁波、上海”,西边的“黄山、南京、合肥”自然不能等量齐观,笔者在京阪神和东京都都生活过,深知承接城市能级对城市群上城市分区形成气候的影响,谁说交通站不能成为新城核心,只是城市群在中国仍然是个新事物且中国城市体量都太大,老百姓还没形成概念罢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杭州自古称钱塘,永嘉安史连靖康,南北熔融历千年;

  钱塘本因融合而起,因移民而兴,东西差异是历史原因,也会在历史进程中逐渐消弭。

  拥抱拥江时代,不远的未来也请拥抱长三角一体时代,城东,就是起点。

标签: 交通 城东 杭州

参与讨论 677 我要评论

加入城市买房砍价群,实时讨论购房热点话题!
暂无评论, 您可以发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