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江、萧山互换“将帅”,奥体和市北又迎来利好!

2021-11-25 08:24:58|来源:杭州房叔
摘要|

  | PART 1 |

  11月23日,萧山区委召开全区领导干部会议,宣布省委关于对萧山区领导调整的决定。

  紧接着,今日滨江区委召开全区领导干部会议,宣布省委干部任免决定。

  杭州钱塘江南岸的两个经济大区在两天内接连换帅,更有意思的是,滨江、萧山两区是互换将帅。

  萧山区原区长章登峰被任命为滨江区委书记,而滨江区原区委书记王敏则被任命为萧山区委书记,滨江区原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姜永柱被提名为萧山区长候选人。

  其中的深意,相信不了解杭州城市结构的外人也能看出一丝不寻常的味道,毕竟这不是常规的领导职位调整,而是两个行政区之间的将帅互调。

  更何况萧山、滨江两区在历史上还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历史渊源。

  不仅于此,此次重大人事调整对于杭州的城市战略恐怕都有着更为深远的意义。

  | PART 2 |

  了解滨江区历史的老杭州人应该都知道,滨江区原本就是从萧山区分离出来的三镇,以作为杭州的高新区。

  随着杭州主城区大量的产业力量导入,经过二十余年的时间经营,滨江区才逐步成长为杭州的国际滨,上市公司密度最高的行政区。

  所以不管从历史渊源、还是地理格局,滨江、萧山两区都是一体的,但在后续的发展中,两区却与“一体”越走越远。

  滨江区作为杭州的高新区,自不必多说,本质上就是主城区在钱塘江南打造的飞地,或者说是杭州整合江南的一块跳板,所以滨江跨江向北融杭是必然的。

  而本与滨江一体的萧山却相向而行,自2001年3月撤市设区之后,融杭的脚步长期止步不前。

  萧山似乎痴迷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自顾自的默默耕耘,直到G20之后,萧山向北融杭、向西融滨的节奏才有了较为长足的改变。

  也许是因为文化认同、固有思维之间的隔阂,也许是因为特殊的“省管县”财税体系,也许是中国官员特殊的考核制度,导致萧山倾向于自我做大做强,习惯于自我独行。

  以至于萧山在很长时间内,不管是民间还是官方层面,融杭的积极性都不高,相比曾经同样较为独立,但全面倒向杭州主城的余杭,萧山的脚步明显慢了。

  也正是长期保持这样的发展模式,在很大程度造成了萧山后续发展乏力,产业停滞在以低附加值为主的中低端制造业,本土的产业龙头和十年前、甚至二十年甚至都没有发生什么可见的变化。

  体现在数据上更为直观,曾经的浙江第一区GDP快速滑落,已经被余杭远远甩在身后。

  产业升级更是止步不前,互联网、安防等推动杭州崛起的产业,几乎与萧山绝缘。

  当然,近些年的数据难看确实与萧山不断被拆分重组有关,但产业停滞也是不可否认的铁事实。

  显然接下来萧山必须转型,自己玩自己的是行不通的,融杭是萧山唯一的正确选择。

  同时,杭州也必须跨江、向南,融合杭州两个重要行政区势在必行,在此前多篇文章我就提到过这种必要性。

  | PART 3 |

  杭州西部多山,向西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会受地理条件的制约、遇到发展空间的瓶颈,而杭州东南部却是大片冲击平原,钱塘江南岸更有杭州两个经济重镇,处于西湖东面的杭州传统城区必须向东、向南才有足够的发展空间,才能完成融合江南的使命。

  滨江区的成立以及钱江新城的规划就是杭州进击东南的重要两步。

  滨江区成立以飞地之姿扭转杭州人安于西湖边的传统思维,钱江新城则进一步巩固城市向东、跨江向南的战略。

  但惯性是强大的,想要打破思维惯性需要强有力的外部力量,仅靠自身很难进行突破。

  就比如滨江成立伊始,绝大部分的老杭州人对于滨江都是嗤之以鼻,“宁要浦西一张床”同样出现在杭州。

  直到滨江区初步自成一体,经济发展腾飞、城市界面完成对主城的反超,滨江才成为杭州人认可的国际滨。

  如今去滨江绝对不是买不起主城区,大部分的杭州人去滨江买房的主驱动力已经是改善,而不是上车,或者说,拥抱现代化、国际化的杭州。

  可以确定的是,萧山人不愿积极融杭和这类传统思维惯性大概率也是脱离不了干系的,而要打破这样的思维壁垒和本土保护主义壁垒必须借用强大的外力。

  相信这次滨江、萧山两区主官互换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处于这样的考虑。

  既然民间的思维惯性难以短时间扭转,那么换一个思路,借助官方的新思维、新路径,以点破面,引导萧山的全面融杭、融滨。

  | PART 4 |

  这样做的好处很多,主官的互换,两区的优劣势都自然了然于胸,推进两区之间的优劣势互补自然也更为容易。

  比如,滨江有成功的产业升级经验,产业也足够成熟,但滨江区同样也碰到了难以靠自身解决的问题,土地开发殆尽,滨江的土地成本显然高于萧山,受制于空间的狭小,滨江必然在后期会受土地不足的制约。

  而萧山区恰恰不缺土地,在萧山的市北、宁围、乃至钱江世纪城都有充足的土地储备,更不用提等待开发的萧山东部腹地。

  △萧山、滨江交界处航拍实景(2020年)

  两者完全可以进行互补,滨江往萧山导入产业上下游,或者两者进行产业互补,萧山则提供充裕土地,同时还能够解决滨江区住宅供应的问题,进一步降低滨江乃至整个江南的综合城市成本。

  两区主官的互换,一定是以统筹江南共同发展的角度出发,以往的行政壁垒大概率也会因此被逐渐打破,既然城西科创大走廊可以三区协同发展,滨江萧山自然也没问题。

  杭州江南走向融合是趋势,此次主官互换注定将加快这种趋势,江南融合协同发展了,江北与江南的融合自然就一气呵成了。

  发展是化解矛盾的最佳方法,再顽固的思维壁垒、行政壁垒都会在快速发展中被各个击破。

  可以说,杭州想要深化拥江战略,萧山、滨江的融合是必须要走的一步路,而随着主官的互换,现在已经正式跨出去了一大步。

  △杭州拥江第二阶段,钱江新城开发启动(2003年)

  如果滨江的成立是杭州江南江北融合的第一步棋,那么钱江新城便是第二步棋,奥体、钱江世纪城的开发则是第三部棋,现在的滨萧主官互换就是第四步棋。

  经此一步,杭州钱塘江南岸两个巨大的拼图已经缓缓合拢,我们已经可以想象到一个完整的江南正在成型。

  至此,杭州拥江战略事实上已经进入了又一个高潮,杭州拥江的步伐再也停不住了,杭城从此东南倾。

  | PART 5 |

  其中蕴含的时代机遇更是值得所有杭州人把握,义无反顾去往江南吧,那里是杭州的未来之一。

  尤其处于曾经的断裂带上的板块,接下来是他们大放光芒的时刻,奥体、市北或许已经成为了最大的幸运儿。

  在地缘条件的重组下,也可以预见到,滨江楼市的两极化将进一步加剧,改善和老破大将继续渐行渐远。

  滨江房价两极化原因可参考:“滨江的房子,为什么价差这么大?” 一文。

  正如老杭州人不要迷恋老城老破大,滨江人也切记不要过分迷恋滨江区,更不要迷恋滨江区的老房。

  改善去往“国际萧”会是必然的趋势,有一天,假如市北房价超越滨江腹地也不要惊奇,这是江南相融的必然结果。

  如果你愿意去观察,其实已经能够发现,这个进程早已开始了,甚至现在已经到了这个进程的中期。

  时代的转盘正在加速转动,但能够抓住的却永远是少数,毕竟自我破壁既需要认知更新,还需要勇气。

参与讨论 我要评论

加入城市买房砍价群,实时讨论购房热点话题!
暂无评论, 您可以发起评论